+ - 阅读记录
    “今天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陈以默将钟筱皖送到了门口。

    两个人,相对站立着,却没有言语,各怀心事。

    “好。”钟筱皖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开门进到了屋子里。关上门,她的心依旧没有得到丝毫的放松。

    易宁远。

    这个名字像是一个魔咒,紧紧的束缚着她,教她快不能呼吸了。

    “为什么,一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我会感觉这么熟悉?”钟筱皖失神的问自己。

    好像冥冥注定中,她与这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她的脑海中搜索不出关于这个人的任何影像。是她想多了,还是他们之间真的有所联系?

    如果是这样,她还能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和陈以默结婚吗?

    显然是不能够的了。

    钟筱皖心里很清楚。

    从她听到易宁远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和陈以默就不可能再往前继续走下去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在一个当口,就是人生的一个转折。

    猝不及防。

    钟筱皖瘫坐在沙发上,把包包丢到一边,坐着一动也不动。眼中不经意发现小寻的书包在桌上,她拿起小寻的书包,又想起在民政局的情景。

    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又长得很像的女人和一个叫易宁远的男人结了婚。而她,却是一个单亲妈妈,父不详,小寻,他的父亲又会是什么样的人?

    钟筱皖想象不出能够教自己心甘情愿奉献自我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至少在有记忆的这几年中,她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人动情的人。与陈以默在一起,多少有一些意外成分,她也说不上究竟喜欢陈以默哪一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给予她很多,又能够恰到好处的知道她要什么。

    并且和陈以默在一起,她没有陌生的感觉,感觉和陈以默相处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尽管这种状态在他们开始交往之后的一个月中逐渐变得不太自然了。

    这或许就是人们说的,了解。

    如果陈以默了解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那为什么她却从来都不曾了解自己呢?

    人真的很奇怪呢!

    小寻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钟筱皖抚摸着小寻的书包,暗暗想着这个问题。

    小寻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可是她回答不出。

    她只能告诉小寻,她忘记了小寻的父亲是谁,长什么样子,可是总有一天她会想起来,会带小寻去寻找他的父亲,如果他的父亲也在寻找他们母子的话。

    在那之后,小寻就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了。

    钟筱皖觉得,小寻的性子沉稳内敛,和自己一点也不想象,那他的性子又究竟像谁呢?有时候面对小寻,他抬眼看她的时候,她总觉得小寻的眼神仿佛能够将人看穿。每次看见小寻的时候,她就会忍不住想,小寻的父亲,是不是也拥有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眸?

    但一切都只是她的空想罢了。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她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片空白。这样的人生真是悲哀啊,就像是躯体被抽空了灵魂,什么都不剩了。

    她就像是多出来的,就像她之前看过的一部美剧《天赐凯尔》那样,突然****的出现在森林,拥有成人的身体,意识却是一片空白,像一个初生的婴孩,对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未知的。

    人们会不会把她也当成怪物?

    如果她不是多余的,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却是查无此人?

    “小寻?”钟筱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顶点小说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xgyy.com